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

2020-08-06 3741
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许美仪卖弱势群体手工包助尼泊尔贫户改善生活

2015年4月,尼泊尔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发生了一场里氏7.3级的大地震。这场地震,震碎了成千上万人的家园和天伦,却也震出各地人士的爱心。在大地震发生后,世界各国的民众纷纷伸出援手,向尼泊尔捐助金钱和物资,协助当地人重建家园及重获温饱。

数年过去,当地有些灾区已重建,但仍有许多灾区至今尚可见残垣败瓦。同样的,有些人已渐渐淡忘这场大地震,但有些人仍牢牢记住这个国家的灾民至今仍需要援助,于是,这些人各凭各的能力,继续向当地捐输金钱或物资。

店名为“The Double Dorje”的手工包包专卖店的业者许美仪(Sonia)便是后者,该店所卖的大部分手工包,设计简单精美,颜色鲜豔夺目,这些多是出自尼泊尔单亲妈妈与孤儿的一双巧手,每一个包包的售出能为这群孤儿和母亲增加收入,不仅如此,店东还把该店的三成收入捐给弱势群体。

光顾The Double Dorje者,不但可以享用百分百纯手工製作的包包,同时还能送暖到尼泊尔,让凭藉这份手艺维生的尼泊尔单亲妈妈能靠一己之力把孩子抚养长大,同时,也让一些孤儿自食其力,不再因贫困而流离失所。

全手工製成

现年42岁的许美仪也是服装设计师,她披露,店里所卖的手工包包,主要来自专门援助单亲妈妈和残障女性的妇女技术发展组织WSDO(全称为“Womens Skills Development Organisation”)、尼泊尔乡区妇女手工艺品组织(Rural Nepalese Women Handicrafts),以及收留孤儿、问题及贫穷家庭儿童的尼泊尔彩虹手工艺品组织(Rainbow Handicraft Nepal)。

“这3家机构都是慈善组织,而缝製这些包包的主人翁,背后都有着心酸的故事。Rainbow Handicraft Nepal生产的背包、手提袋、水瓶袋和棉织鞋子,都是出自十多岁青少年的巧手,这些孩子掌握这门谋生手艺后,便靠着这门手艺赚取微薄的收入,以便可以接受教育,从而改变日后的命运。”

许美仪经营该店的初衷,主要在于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以协助尼泊尔的单亲妈妈和孤儿,以及当地一贫如洗的家庭、灾黎和近年因地震而遭破坏的寺院渡过难关。

该店所卖的手工包包种类计有背包、手袋、旅行袋和书包,其他织品还包括瑜伽垫套、手机袋、布玩偶、婴儿枕、水壶套与棉织鞋子等等。

“店里的80%包包和织品是以棉花作为原料,有少数产品是以麻製成,最重要的是,每项产品都是以人手一针一线缝织或刺绣而成,可说是非常考功夫。或许这些产品算不上是时尚产品,但它们永远都会受到一群消费者的喜爱,且这类充满个性和民族风的产品可说是永不过时。”

她说,尼泊尔至今还可以找到由麻布袋缝製而成的背包,即是广东话所谓的“咕喱包”,外观十分朴素,但却充满怀旧风情。

在品质方面,她解释,尼泊尔手工包包都是以优质、密度高且不透光的厚实布疋缝製而成,品质绝对值得信赖。

为让这些单亲妈妈和青少年直接受惠,许美仪每次都是以现金向上述3家慈善机构买入手工包包。

“本店的收入在扣除成本、店租和水电等开销后,所剩的盈利的其中三成将捐给这3家组织,以及布施给遭地震影响的灾民和单位。”

The Double Dorje以行善作为经营方针,为了节省开销,她并未聘请员工,店内的大小事务,皆由她一手包办。此外,她至今也仍旧坚持初心,只希望能省下多一分或多一毫,以便把这些得来不易的金钱皆捐给有需要的人士。

每个皆独一无二

许美仪披露,其店虽有出售同款的手工包包,但消费者绝对不可能在店内找到2件完全一模一样的包包。

“尼泊尔人非常随性,他们在掌握产品的尺寸后,常按照自己当下的意思,随性地作出搭配,即使是缝製图腾相同的包包,他们在为不同的包包选用布料与线条的颜色时,也会挑选有所差别的色调,所以,他们缝製的同款包包多是在材料和色泽方面有些许不同,为包包增添个性。”

她说,她初时并未发现同款包包的细节有差异的情况,直到有顾客回头再找同款包包时,她在代寻的过程中才发现这个微妙的现象。

“虽然顾客因此再也无法买到一模一样的心头好,但这正是有趣的地方,因为这些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包包呀。”

布料以人手染色

尼泊尔人多是把以棉花製成的棉线染色后织成布疋,然后再以这些布料缝製手工包包,而当中的各项工序多是以人手完成,据悉,针车是他们所用的唯一“机器”。

“正因为这些包包的布料是经人工染色而成,所以,每批布料的色泽显得深浅不一。染色的第一个步骤是烧柴煮水,以滤出棉线中的杂质,接着,再把棉线泡入从植物里提取出来的天然染料中,这些颜料是从花草和树木的各个部位提炼出来,比如茜草是红色的原料,石榴则可被提炼出黄中带青的颜色,而艾蒿则释出淡黄色的染料等。”

许美仪披露,上色的棉线必须经晒乾才能织成布疋,若遇上冬天,则会拖长晾乾的时间。”

“WSPO的手工包生产线,从织好的布疋经过裁、缝製到剪线头,需要至少4名妇女分工,裁剪部分则是由坐在轮椅上的残障女士负责,至于把棉线织成线球的工作,则是由失明妇女负责。”

她指出,虽然尼泊尔的电供不稳定,经常停电,但因当地人多使用旧款的脚踏式针车,而非电动针车,所以基本上不受影响。

路边贫妇激发隐恻心

许美仪于2014年第一次踏足尼泊尔,翌年重访时,她在加德满都沙尘滚滚的泥路旁边碰见一名来自Rural Nepalese Women Handicrafts,看上去已有五六十岁的妇女,当时,对方正吃力的以传统方式织布,而这次的偶遇也为她日后开设The Double Dorje种下因由。

“当时,她坐在一块石头上,棉线的一头缠在其腰间,另一端则被绑在4公尺以外一根固定的木枋上,然后,她依靠腰力拉紧棉线进行纺织。”

这一幕深深烙印在许美仪的脑海中,她也这才意识到:“家徒四壁的尼泊尔人讨生活或要让一家人温饱,并不简单!”

回到大马,她便思考如何通过实际行动协助尼泊尔弱势群体,进而萌生设立The Double Dorje的念头。

去年,许美仪在丈夫胡国桦陪同下,第三度造访尼泊尔,并从加德满都飞去西部的博克拉(Pokhara),亲身到WSDO和Rainbow Handicraft Nepal的厂房採购包包。

“从博克拉到厂房还有半小时车程,2家机构的厂房也不是在同一个地点,所以花在交通上的时间颇长。我到过博克拉两趟,每回都会逗留2天。”

在解决了货源问题后,许美仪便到怡保热门旅游区──旧街场二奶巷附近物色了一间小店舖,以开创她的善心事业,并凭着她个人的愿力,尽力帮助尼泊尔的弱势群体。

亲手设计海洋风店面

身为服装设计师的许美仪不但曾在尼泊尔亲身体验把棉线染色、织布、裁剪及缝製成手工包包的製作流程,同时,她也设计了10款手工包包,交给当地厂房生产。

这10款手工包包括背包、腰包和水壶袋,她说,她把画好的设计图带到当地,然后就地挑选布料,并裁剪成样版,然后下订单,要求当地厂房跟足样版生产手工包包。

“我在验收时发现,虽然包包的款式没有走样,但有些包包的颜色却跟我原本指定的颜色有出入,而我就把这些带有製作者风格的产品当成惊喜之作。”

此外,位于怡保旧街场二奶巷的The Double Dorje的店面装潢全由许美仪本身设计,主要是以简单、舒服为概念,墙壁以海洋蓝作为主题,使白色木架和橱柜上琳琅满目的手工包显得更为突出。通过店面的透明玻璃,可以看见一盏盏高低不一的灯泡,似乎是悬挂在蔚蓝色的半空中发亮,又像是渔船在入夜后的海上燃灯。

店内还有一句仿尼泊尔文字写成的“namaste”,这个字眼在印度文或尼泊尔文都是代表“问好”。

身为佛教徒的许美仪解释说,店名The Double Dorje意即十字金钢杵,藏语中的“Dorje”(多吉)原本是古印度兵器,过后演变为藏传佛教修行的法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